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党风政风 / 以案警示
一严到底整治“小金库”!
浏览次数:1441发布时间:2024-04-07

 

本周二,黑龙江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敏被开除党籍。通报中提到,张敏“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设立‘小金库’并使用‘小金库’款项”。

这些年,随着深入整治,私设“小金库”的现象越来越少了,但时不时还冒出一些案例,甚至出现隐形变异的“小金库”。

“小金库”是啥?

“小金库”是指违反法律法规及其他有关规定,应列入而未列入符合规定的单位账簿的各项资金(含有价证券)及其形成的资产。“小金库”不但包括相关资金及其形成的资产,也包含有价证券及其形成的资产。

“小金库”其实就是“账外账”,往往是不该收取的资金违规收取,或者将本该入账的国有资金、集体资金不入账。

2023年6月,四川省都江堰市金信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富洪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马富洪其中一项问题,就是将公司收取的保证金、担保费采取不入账或暂缓入账的方式开展对外放贷,赚取利息,以私设“小金库”的方式,为包括她自己在内的金信公司工作人员发放季度、年终绩效。

为了壮大“小金库”存量,马富洪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招商引资奖励结余现金54万余元,同金信公司账外资金一起对外放贷并赚取利息。

都江堰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黎小兵表示:“设立‘小金库’的行为不但违反了会计法等法律法规,还由于相关款物缺乏有效监管,在使用‘小金库’资金过程中极易滋生违规发放津补贴、超标准接待、挪用公款、私分国有财产、贪污等违纪违法甚至是犯罪行为,损害国家和集体利益。”

设立“小金库”的手段主要有哪些?

设立“小金库”的手段主要有:违规收取费用设立“小金库”;用资产处置、出租收入设立“小金库”;用费用支出名义套取资金设立“小金库”;将经营收入不纳入规定账目核算设立“小金库”等等。

例如,2017年至2019年,江西省南城县第二中学党总支书记、校长张某某采取委托与其有业务往来的商家代为收取的方式,违规收取学区外农村初一新生家长“赞助费”63.2万元,设立“小金库”,很多资金用来迎接检查和违规接待。该县纪委监委查处此案后,给予张某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小金库”不是“小问题”,很有可能触发犯罪“按钮”。

2018年2月至2023年6月,江苏省泰州市广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海陵区属国企下属子公司)经理卞如俊将510万余元的公司利润设成账外“小金库”,并要求工作人员将另外40万元转入其实际控制的某企业银行账户,之后再汇入卞如俊母亲银行账户,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占有该40万元被认定为贪污犯罪行为。2023年12月25日,卞如俊因犯受贿罪、单位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7.6万元。

有些人打着公家的旗号设立单位集体式“小金库”,觉得这样更方便开展日常工作,还能为集体“谋福利”。

错!

现实中,一些单位违规发放补贴、违规吃喝、超标准接待的钱都从“小金库”里出。究其根本,私设“小金库”就是为了规避、脱离监管,为搞腐败和不正之风提供便利。

2023年10月,重庆市合川区储备粮有限公司原党总支书记、执行董事、总经理高某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60万元。高某所在的公司通过套取国有资产处置收入,隐瞒销售收入,截留租金、水电费等,累计249万余元设立“小金库”,用于购买烟酒、礼品等支出,致使公司享乐主义、奢靡之风盛行,就连各个部门开周会、办公会后,都要大摆筵席。除此之外,高某还有其他违纪违法行为。

“‘小金库’一旦成为一些单位领导非正常开支的重要渠道,国家、集体资产就会流入个人腰包,而且‘小金库’的管理支配权往往掌握在‘关键少数’手中,很容易为不法分子挪用、私分、侵占甚至贪污大开方便之门,从而导致他们走向违纪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乐业县纪委常委田维勇说。

“小金库”往往与“四风”问题相伴相生。

一些地方在整治违规吃喝问题时发现,单位内部的违规吃喝,往往隐藏着“小金库”等问题。

2019年9月至2022年8月,时任四川省简阳市禾丰初级中学党支部书记、校长张某安排出纳王某某以所谓的“误餐费”名义使用公款违规进行报销,套取资金设立“小金库”,金额共计441557元,用于违规发放津补贴,向从事公务的人员赠送礼品,公款吃喝等。2024年1月,张某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政务撤职处分,王某某受到留党察看一年、降低岗位等级处分。

“小金库”屡禁不止,往往是因为一些党员干部私欲泛滥、纪法意识淡漠,也和资金管理不规范、权力监督不到位有关。

杨宗贵,曾任湖南省永州市江华县小圩壮族乡党委委员、宣统委员、政协联工委主任,分管财贸工作。2014年至2021年期间,他以虚列“公租房小区配套设施建设”、“村级道路改造”、“生猪防疫”等项目以及虚列临时救助、粮食生产补助等名义套取资金达400余万元纳入乡政府“小金库”管理。

在账外资金使用过程中,杨宗贵发现,单位领导对“小金库”不管不问,收入多少,开支了多少,还剩多少,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清楚。

渐渐地,杨宗贵把单位“小金库”当成了自己的“钱袋子”,自家买的电脑、打印机、办公桌椅,都开发票到单位报了账。据统计,几年来,他采取隐瞒收入、虚列开支等方式共从“小金库”截取资金50余万元,用于自己购买房屋或日常开支。

近年来,公然私设“小金库”的现象少了,但也有一些“小金库”披上了新马甲,发生隐形变异。

2022年12月,乐业县纪委监委派出督查组到县社保中心开展监督检查,发现该中心日常广告经费支出存在异常。最后查实该中心存在虚列广告宣传支出,假手第三方套取资金购买土特产等违纪行为。时任乐业县社会保险事业局局长吴某和出纳潘某均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这是一起“小金库”披上新马甲的隐形变异问题。乐业县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王水保介绍说:“虚列广告宣传开支,假手第三方套取公款,包括以会议费、劳务费、培训费和咨询费等名义套取资金,以假发票等非法票据套取资金等设立账外账用于违规支出,其实质就是‘小金库’,极易引发违规发放津补贴和其他福利、违规吃喝接待、违规送礼品礼金等隐形变异‘四风’问题。”

“小金库”,怎么治?

“小金库”属于违反财经纪律问题。上文提到的卞如俊私设“小金库”案件发生以来,海陵区纪委监委在全区范围内开展财经纪律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聚焦财经纪律执行不严,内控制度失效、有章不循,账外设账,隐形变异“小金库”屡禁不止等问题开展专项整治。

“小金库”常常与“四风”问题相伴相生,要坚持风腐同查。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纪委监委建立“室组地”协同联动、“纪巡联动”“边巡边移”贯通融合工作机制,对发现的“小金库”问题,聚焦“钱从哪来”“钱去哪里”两个关键,一律深挖细查“小金库”背后的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利益输送等问题,切实做到由腐纠风、由风查腐。

紧盯侵害群众利益、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着重发力。江西省乐安县纪委监委重点排查套取惠农补贴资金等私设“小金库”问题线索,坚决做到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警示一域。2023年以来,共发现私设“小金库”问题10个,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0人,挽回经济损失25万余元。

加强警示教育。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纪委监委坚持抓早抓小、抓长抓常。通过开展财务管理基本知识和财经纪律宣传、违纪案例警示教育、签订彻底清查“小金库”的承诺书,进一步严明纪律和制度规定。加强对重要岗位人员、敏感节点、关键环节的监督和提醒,督促管理人员加强廉洁自律意识。

 

 

Copyright 2009-2010 青阳县纪检监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皖ICP备2021008884号  https://beian.miit.gov.cn/
地址:青阳县纪检监察网 邮政编码:242800
办公电话:0566-5021248 传真:0566-5021201
皖公网安备:34172302000006

关闭

小微权力
“监督一点通”
小程序

小微权力
“监督一点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