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党风政风 / 以案警示
政治掮客的真实面目 苏洪波案警示
浏览次数:1219发布时间:2020-05-06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王珍 何咏坤

 

饭局(图片来自《政治掮客苏洪波》警示教育片)

 

图为苏洪波在接受调查

 

  “交往当中,秦光荣叫我的名字,洪波这样子。白恩培叫苏总,曹建方也是叫苏总……”

  “秦光荣对我那么客气那么尊重,白恩培对我那么客气那么尊重,旁边坐着吃饭的人感觉就不一样了……”

  苏洪波,一个普通的商人,为何与两任云南省委书记那么亲近?他有何种能力,竟让云南一些领导干部以能攀上他为荣,以能进入他的圈子而觉得有面子?这个给云南干部工作造成巨大冲击,严重污染和破坏了云南政治生态的政治掮客,到底有什么来头?

  他把自己包装成手眼通天、无所不能的人物

  苏洪波刻意营造自己来头大、靠山硬、关系广等身份背景,抓住白恩培、秦光荣不轨之念、不轨之思,故布迷阵,在两任省委书记在任期间左右逢源,被白恩培、秦光荣奉为座上宾。

  2019年9月2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秦光荣被开除党籍的消息。“严重破坏党的组织路线,扭曲用人导向”“毫无纪法意识,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肆无忌惮聚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在职务晋升、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财物,对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造成严重破坏,对党的事业和形象造成严重危害”等行为是秦光荣严重违纪行为中的重要内容。

  秦光荣担任云南省委书记后,不仅没有肃清白恩培的恶劣影响,反而换个形式滋长“山头主义”和帮派现象,变着法子违背党的组织路线、形成自己的小圈子,导致云南政治生态中正气不彰、歪风横行,污染不断扩散。而其中推波助澜者,就是被秦光荣亲切称呼为“洪波”的苏洪波。

  苏洪波,男,汉族,曾在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工作。

  “1989年,我到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工作,任接待科科长。我在省计委培训中心那个地方,认识曹建方(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已被查处),很多领导干部,都是在这个地方认识的。”苏洪波说。后来,他下海经商。

  苏洪波说:“我没有什么背景,我所有这些东西,我应该这样说,我可能从头到尾,算取巧比较多了。”

  苏洪波说自己取了巧,是什么巧呢?一个商人,怎么就能取得白恩培、秦光荣的信任呢?

  原来,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白恩培邀请某领导吃饭,巧遇苏洪波以及另一桌吃饭的一群人,其中不乏领导干部。为凑热闹两桌客人合成了一桌。当天,白恩培通过这次吃饭认识了一些领导干部。

  也是通过这次吃饭,白恩培认为苏洪波在北京关系广、有人脉,手眼通天,能帮上自己,于是大大拉近了与苏洪波的关系。两人交往渐密,以至于苏洪波每次到云南,白恩培都要请他到家中吃饭聊天。

  “我每次到昆明来,白(恩培)都会知道。而且他不管陪多大的领导,8点钟,他老婆都会叫我去他家里的,基本上我去他家,他不管陪谁,8点钟都会回来陪我喝点酒,聊聊天。”苏洪波说。

  “2005年的时候他(苏洪波)又回到云南,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方方面面发展得不错,在北京人脉关系也有,当时觉得他跟白恩培,但是不知道他和秦关系有多密切,后来才知道。”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说。

  “秦光荣,我从来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说书记或者省长我们吃顿饭,没有这样过。吃饭都是他主动安排的。他让曹建方安排我吃饭,我来了,他都要来陪我散散步,每天都陪我散散步。”苏洪波说。

  无利不起早。两任省委书记对苏洪波“关爱有加”是有其目的的。无非是看中苏洪波所谓的“来头”和关系,为自己搭天线、攀高枝,为政治上的更高追求谋求捷径和便利。

  精明的苏洪波马上意识到了自己身上所谓的光环能带来什么。为了取信于云南干部,苏洪波奔走于北京和云南两地,刻意营造自己来头大、靠山硬、关系广等身份背景,把自己包装成手眼通天、法力无边、无所不能的人物,一副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神秘秘的样子。他借势而上,抓住白恩培、秦光荣不轨之念、不轨之思,故布迷阵,在两任省委书记在任期间左右逢源,被奉为座上宾。

  “看不清楚他,感觉派头很大,气势很大,那种高高在上,有那种感觉。”一位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称。

  “苏洪波这个人很精明,他情商高,很会察言观色,善交际,会忽悠。”办案人员表示,苏洪波“会来事”,积累了一定的人脉,熟悉体制内的运作规律,深谙所谓官场“潜规则”,这成为他日后在云南官场呼风唤雨的重要资本。

  一些“精神缺钙”的干部把他奉为能人,刻意攀附

  苏洪波一靠“计谋”圈住高级干部,二靠高级干部为其站台撑面子,三靠高级干部的所谓青睐吸引其他干部靠近他,四靠组成自己的官商圈子,其最终目的就是四个字:获取利益。

  当然,靠碰巧是不长久的。苏洪波并不傻,他处心积虑要释放信号、做点“事情”给云南的干部看看,不断加深别人对其“来头大、靠山硬、关系广”的印象。

  “那次,在外面吃饭,吃着吃着不高兴了,我拍着桌子就走。后来很多人跟我说,当时很多省里人都在,就传得很广,说这个人省委书记的饭局他都敢拍着桌子就走。所以有一帮人,就愿意和我打交道了,那么自己也很喜欢这种感觉。”苏洪波说。

  其实是很简单的套路和把戏,但恰恰击中了一些党员干部的“软肋”。苏洪波利用所谓的官场“潜规则”,让一些“精神缺钙”的干部把他奉为“能人”,刻意攀附,唯恐不识。

  “自然也希望通过他和省领导熟悉,通过和领导的熟悉,是为自己的工作环境创造条件。当然也希望通过这个方式,得到领导的认可。事实上这也是一种圈子文化,一种依附的现象。”一位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说。

  渐渐地,苏洪波在与一些云南干部打交道、一起吃吃喝喝中,就以“代言人”自居,甚至与一些省级干部吃饭时,都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上。一些厅级领导干部对其毕恭毕敬,生怕得罪。

  “我也有意识无意识地把一些东西跟他们说一说,他们就觉得我不一样。后来觉得这个东西对我还是挺有用的。曹建方有些什么事情,还让我去跟这些人说。这样假如我要做些什么事情,我要办个什么事情,非常方便。”苏洪波说。

  “其实他就说那东西,感觉派头很大,口气很大,但是不会说得很具体。曹建方称他为首长,毕恭毕敬。”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一名云南干部说。

  说话说半句,故作神秘,称谓有讲究,不说职务说“首长”,苏洪波包装自己的手段可谓煞费苦心,收到的效果也很明显,很多干部就被他给忽悠住了。

  “苏洪波用这种神秘感,来营造一种大家要攀附他,要通过他搭梯子进圈子的一种目的。他是想,你们最后都要归顺到我这里,要听我摆布,要受我使用。”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一名云南干部反思说。

  另一名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在检查材料中如实陈述了当时的心态:我与苏洪波交往,参与苏洪波张罗的秦光荣的交往活动,是想通过他结交讨好秦光荣,通过进“圈子”搞人身依附。

  “苏洪波一靠计谋圈住高级干部,二靠高级干部为其站台撑面子,三靠高级干部的所谓青睐吸引其他干部靠近他,四靠组成自己的官商圈子,其最终目的就是四个字:获取利益。”办案人员说,“仔细想想,其实很匪夷所思。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稍使手段,一些干部就失去了基本的立场和政治鉴别力,把党性、把原则放到一边,去依附、相信一个商人。”

  颐指气使,严重破坏政治生态

  正常的晋升之路被秦光荣、曹建方、苏洪波等人破坏,正道被堵,邪路大开,埋头苦干的“老黄牛”得不到提拔重用,善于投机攀附的人却平步青云,用人导向被严重扭曲。

  秦光荣担任省委书记后,对苏洪波既忌惮畏惧又讨好拉拢,在选用干部时,秦光荣主动向苏洪波表示:“你有什么合适的人可以推荐过来”“要换届了,你有什么干部你只管说”。

  只要是苏洪波向秦光荣推荐的干部,秦光荣都予以关照或重用。云南省原国土资源厅厅长林耘埜就是通过搭上苏洪波的关系,一步步走上了副厅级、正厅级领导岗位。

  “秦光荣当省长,我把林耘埜跟秦光荣做了引荐。后来林耘埜给我打电话,他讲苏总,谢谢你啊,领导已经跟他说了,他当厅长了。”苏洪波说。

  堂堂的厅长职位,居然被苏洪波这样一个政治掮客搞定了,令人不寒而栗,所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

  “我弄这个小圈子,肯定我有我的想法,可能今后我有什么事情要找人家,方便一些。”苏洪波说,“你要说我不享受这个圈子,也是假话,我也享受这种感觉,享受这种感觉到后来都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了。”

  苏洪波对云南政治生态造成严重破坏,其根本是不同利益者的“相互关系”。苏洪波“谋财”,白恩培、秦光荣之流谋求政治资本和自身利益,与苏洪波形成所谓“共鸣”。一些云南干部为了攀高枝、乘风而上,必然会走入苏洪波的“圈子”。这样,一个“怪圈”就形成了,各怀鬼胎,各取利益。“上船、搭桥”,多方利益交织在了一起。

  “我跟秦光荣我就明说了,我说,领导希望你能跟我去站下台,昆明市我打交道比较少,你能不能跟我撑撑面子。他说,可以啊,去。”苏洪波说。

  苏洪波通过秦光荣等打招呼,违规获取工程建设项目;向重点资源领域等推荐、安插干部,获取这些领域的工程建设项目等,在云南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例如,仅环湖南路等工程,苏洪波就获利1.3亿元。

  苏洪波充当云南“地下组织部长”这些年,对云南干部影响非常大。他通过充当政治掮客,捞取政治资本,获取一些云南干部的信任,把政治资本和政治外衣转化为攫取经济利益的资本,进而把手伸向经济领域,而一些云南干部则成为他获取利益的棋子、工具。

  秦光荣在其忏悔录中,承认了自己违背党的组织路线,拿组织原则作交易,导致选人用人不良风气盛行的恶果,承认了自己想通过苏洪波攀高枝,谋取更高职位的愿望。他在忏悔录中写道:作为省委书记,我的这些行为,助长了云南个别干部找靠山、“接天线”、走捷径的心理。这种风气蔓延开来,也给云南一些政治骗子、政治掮客创造了生存空间。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苏洪波……我担任省委书记后,不仅没有处理他,反而看重他所谓的关系背景,对其既讨好拉拢又忌惮畏惧,在一些干部问题上也听从他的意见,姑息纵容苏洪波继续狐假虎威,助长了苏洪波的嚣张气焰和狂妄行为。

  苏洪波看上了秦光荣的“权重”,从而利用这一层关系,一到有干部调整时,苏洪波就到秦家游说,向秦光荣推荐干部。

  秦光荣等在干部的使用上,就成了“唯圈”论,圈子里的人,如曹建方、蒋兆岗、万仁礼等,给予提拔重用;“唯利”论,唯利是图。秦光荣赤裸裸地拿组织原则做交易、送人情,导致云南一些地方和部门政商勾结,利益集团坐大,不法商人成为其中的主角和纽带,对政治生态造成严重破坏。

  苏洪波善于钻营和投机,善于察言观色,善交际,会忽悠,是典型的政治投机倒把者。一些云南干部就千方百计地通过苏洪波这个“桥”,渡到秦光荣的“岸”,最后,秦光荣、曹建方等人与苏洪波互相勾结、相互利用、各取所需。

  正常的晋升之路被秦光荣、曹建方、苏洪波等人破坏,正道被堵,邪路大开,埋头苦干的“老黄牛”得不到提拔重用,善于投机攀附的人却平步青云,用人导向被严重扭曲,起到了极坏的示范效应。苏洪波的所作所为严重破坏了云南的政治生态。

  “以我自己的经历和苏洪波的交往,我觉得任何一个领导干部都是要自己靠自己的本事努力去干!这样得到了,你也能够踏踏实实的,也能够睡到安稳的觉,一旦你进入圈子,从现在来看这个感觉自己是占了便宜,但是从长远说,随着我们国家的治理越来越法治化,越来越规范了,可能最后得不偿失,失去的会更多。”林耘埜忏悔说。

  “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对组织,对用人,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我也非常惭愧,特别是自己生在这个地方长在这个地方。对干部的推荐使用出现了这些问题,确实是对不起组织,对不起云南。”曹建方忏悔说。

  “秦光荣、曹建方等与苏洪波沆瀣一气,他们的所作所为违背党的组织路线,扭曲了用人导向,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助长了云南干部队伍中搭天线、找靠山、走捷径的歪风邪气,对政治生态造成了严重破坏。”办案人员表示。

  当前,按照云南省委十届八次全会的安排部署,一场汲取秦光荣案深刻教训专题民主生活会以及“肃流毒、除影响、清源头、树正气”专项整治活动正在全省展开。

Copyright 2009-2010 青阳县纪检监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皖ICP备1029123号
地址:青阳县纪检监察网 邮政编码:242800
办公电话:0566-5021248 传真:0566-5021201
皖公网安备:34172302000006

关闭